他是我国第一代航天人,为我国“东风一号”导弹装上锐利的“眼睛”,让中国人有了自己的第一代导弹;

他参与第一代地空导弹武器系统“红旗一号”制导站天线建设,使该天线性能实现质的飞跃;

他牵头负责我国导弹防御系统多个雷达建设,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……

3月16日,据中国航天科工消息,我国电磁场理论与天线技术专家、原第七机械工业部第二研究院二十三所副所长、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敬熊因病医治无效,于2022年3月16日3时56分在北京逝世,享年101岁。

陈敬熊,1921年10月出生于浙江省镇海县,1947年6月毕业于上海大同大学电机系,1950年6月在上海交大电信研究生毕业。

曾担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,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二研究院研究员,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二研究院23所副所长,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兼职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。

中国第一代航天人

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起,陈敬熊一直从事电磁波地面波传播、电磁场理论、天线与微波技术的研究与应用。

他结合工程实践提出了麦克斯韦尔方程的直接解法理论,解决了大量微波技术和天线工程中的理论问题,为我国国防通信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,是我国制导雷达天线设计早期开拓代表人物之一

陈敬熊是我国第一代航天人,曾为我国第一枚国产地地导弹研制导弹天线,让“1059”导弹成为“有的之矢”;

带头攻克了我国第一枚地空导弹“543”制导站的研制难题,该制导站应用在红旗一号、红旗二号、红旗二号甲武器系统,承担起新中国成立初期保卫祖国领空的神圣职责;

在我国空天防御系统研制起步期承担起“101”雷达、“102”雷达、“715”雷达的研制任务,取得了一批重要研究成果,相控阵雷达等多项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。

与党同龄25年入党路

1954年,陈敬熊第一次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他写道:

“我对党的认识是有个过程的,我是旧社会过来的人,对旧社会是深有体会的。旧社会贫穷落后,任人欺凌,其原因所在,我的答复是科学技术太落后,一切物质文明包括飞机、大炮全是靠技术搞出来的。你没有先进技术,袛(只)能挨打,袛(只)能任人踩在脚下。要想中国富强起来,一定要有发达的科学技术为前提……因此我对政治不感兴趣,很少过问,即使在学生运动期间也很少参与,怕影响学业,耽误自己的理想……全国解放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通过一系列学习,特别是学习毛主席的《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》一书,使我认识到我的想法完全是不切实际的,是不能实现的。我深刻体会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,使中国人民富强起来。我希望尽快加入中国共产党。”

在随后写给妹妹陈佐华的信中,他说:“我有许多缺点,我一定要改掉它,争取做一名共产党员。”

在此后25年的入党路中,他时刻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坚持科技救国信念、坚定科技报国初心。尤其是受钱学森之命攻关”543”指导站天线,陈敬熊更加感受到党和国家对他的信任,思想认识水平也进一步提高。

1957年,陈敬熊在个人思想总结中写道:

“到北京后看到祖国日新月异地变化,以及当时一些一起工作的党员同志的优良作风,他们勤勤恳恳地工作,毫不计较个人得失,他们吃苦在前,享乐在后,他们除了自己业务工作外还担任好多群众工作。不仅这样,当时还有好多非党员同志表现都不错,也搞了不少群众活动,自己与他们比较确实相形见绌,大大落后了,我觉得要赶上去才好。”

1979年12月26日,二院二十三所科技处党支部召开支部大会,对陈敬熊的入党申请进行了大会讨论。经表决,全票通过了陈敬熊的入党申请。

支部大会的决议中写道:“希望陈敬熊同志入党后深入第一线,以自己的技术专长为四化多做贡献。”在而后的科研工作中,陈敬熊为航天事业的发展不断撒播着科技星火。

在与科研相伴的70余年里,他始终秉持着“要想中国富强起来,一定要有发达的科学技术为前提”的理想而不懈努力。

先生一路走好!

编辑:柚子、小能手

审稿:钱程灿